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潘皓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英雄赞歌——潘皓的“再长征”之路

2019-07-01 11:34:09 来源:半月谈作者:卜寄傲 
A-A+

  一走进潘皓的画室,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排排的画框和大大小小的颜料盒,油料的味道在空中肆意飘散,虽地面空间显得局促,但顶上和四周却感觉格外空旷。

  在这样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乐园”里,潘皓向记者讲述着他正在进行的一项特别创作:长征老红军的“英雄赞歌”。

  宝塔之光唤醒“红色记忆”

  “我那时生活的年代和现在不一样,我们那一代都是在红旗下长大的。”

isb9t8faAhoasRCJKcItQ8CUR5UYBPiDeOvhJbOW.jpg

↑潘皓

  60年代出生的潘皓,童年对于革命时期的印记一直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在他看来,那个纯粹的时代有着很多的向往和怀念,也不断转化成了他对这片土地深深的热爱。不论是在国内求学,还是东渡日本,那颗名为“祖国”的种子始终在他心中的土壤里深埋着,而真正让这颗种子开出绚烂的花朵,则是一次“溯源之旅”。

  2018年,潘皓见证了他曾攻读博士也是他现在执教的学校——中央美术学院建校100周年,为纪念这一重要时刻,并进一步加强新时期师风师德建设,弘扬鲁艺精神和延安革命文艺传统,潘皓和其他中央美院的老师奔赴延安,参与了由院党委教师工作部、人事处与教师发展中心共同组织的写生创作活动。

  这是潘皓第一次踏上这块“红色圣地”,但这里的一草一木让他觉得熟悉又亲切,蜿蜒且铺设了鹅卵石点缀的山路,路边婆娑的柳树在灯光下轻轻摇摆着枝条,沿着山坡排列分布着的延安鲁艺一位位人民艺术家的纪念馆并展示着茅盾、冼星海、艾青等艺术家受到感召来到这里创作和生活的场景,静静地讲述着这里曾经发生的故事。潘皓作为一个新时代的艺术家,也被前辈们的革命精神所感动。在宝塔山下,他的红色记忆被唤醒,浓烈的情绪也在他心中迸发,在那个时候,他想用现代的眼光来审视宝塔山这一隅美景并展现新时代新延安的新魅力,表现出延安精神的时代回响。

  “宝塔山是中国革命圣地和延安精神的象征,代表着无数青年人想要改变中国面貌的初心,我是带着缅怀先烈的心情来创作的。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延安,来的时候恰好在晚上。当时,灯光打在宝塔山上,瞬间刷新了自己对宝塔山的原有认识,可以说借着这股劲,这幅《黑夜之光》在很短时间内就完成了。”

6kNkAOMpn52Y1mCINX94ogkQNHDpjegIjS4HDkuI.jpg

↑潘皓画作《黑夜之光》

  整个写生活动带给潘皓的震撼无疑是巨大的,在后几天的活动行程采风队还去到了黄河的壶口,面对浩浩荡荡的黄河水,潘皓陷入了神思,他的情绪被奔腾的河水所引领,泪水也止不住的往外溢。眼前上下曲折的黄河,犹如民族的命运一般起起伏伏并充满力量与沧桑,也如同一幅波澜壮阔的画卷,为无数先烈的信仰所作,所歌,所泣。

  民族的复兴凯歌同时离不开拥有伟大信仰的战士,潘皓还为4位老红军、老八路画了人物肖像油画,这些推动民族解放、国家复兴的英雄们,就像黄河水里的浪花,在乱世中翻涌起来,为国为民无私牺牲,又在和平的年代归于平静。

  皱纹纵横中的生命力量

  历史事件离我们越是遥远,其性质便越能清晰地呈现。85年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以非凡的智慧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战胜千难万险,付出巨大牺牲,胜利完成震撼世界、彪炳史册的长征。在后来的历史中越发证明,长征的意义已远超出其本身,可以说,长征精神已经熔铸进了我们民族的基因之中,并在世界人民的心中竖起了一座伟大的丰碑。

  “我希望能做点什么,来让人们真正记住那个伟大的时代,和那些伟大的英雄们”

  在这次触动极深的延安之行后,潘皓和延安的枣园美术馆决定启动一个名为《英雄赞歌》的计划,通过油画写生的方式,艺术地再现百位健在老红军的精神风貌,据目前全国各地健在老红军的分布,进行全国范围的实地采风。每到一地,项目组将拜访当地的老红军,与他们进行深度交流,了解每一位老红军的亲身经历,紧接着潘皓将为每一位老红军当场写生高和宽在2米左右的巨大尺幅的肖像作品。

TBi13im5lb2vYlmiwtyQWJUWd2q2CxNabtdvjF0Z.jpg

4Dlk5scGLJjk0EXNcnZ5AXiGTgY4hvKIX86rP0JF.jpg

wkw3yVVFzYTjUC33lbR174IckUNQPj8W0gJaxGQl.jpg

0YrO4XrQIwDKVN12oftpnArhgAgmjRsWVGyvoeb8.jpg

z23nTulBlXzRmjO66o1332y51BHEAiKsp1jTgCjf.jpg

↑老红军画像系列

  这次创作过程可以说是一次崭新意义的“再长征”,潘皓和他的团队跑遍了全国上下各个地方——陕西、贵州、湖北、四川……截止目前已历时11个月,辗转18个省3个直辖市,行程5万公里,走访老红军107人,完成作品50幅。总里程加起来已然是好几倍长征的距离,不过对于他们来说,“再长征”不在于走了多少的路,而在于在这样的路上看见了什么,感受了什么并且留下了什么。

  当第一眼见到这些画作时,不可名状的冲击震撼就会直击内心,潘皓创作和传统的革命人物肖像不同,他通过每个人物的故事寻找背后的生命体验,透过他们的坚毅的内心点亮人性的光辉,以平视的视角再现这些当年的英雄,如实描绘他们脸上纵横的深刻皱纹。在这些或浅或深的皱纹之中,有着深藏命轮中的战争印记和生命蹉跎下的残酷无情,但更多则是作为一个平凡人所表现出的强大生命力量。

  潘皓每次作画的时候,都会将耳机戴上,放一些能够让他激情喷涌的音乐,而对于有不同生命体验的对象,都会有不同的音乐,例如陕北的老红军就会放家乡的秦腔来让情绪有所爆发。尽管对潘皓来说,不能将老红军的一生有着非常尽善尽美的体验和理解,但他从一个现代艺术家的角度,竭尽它所能将他的激情、敬畏和对老红军生命记忆的理解糅合在这样一幅画作中相融共生。在他的创作中,老红军们虽沟壑满面,没有了英雄般的亮丽光鲜,但眼神的坚韧,生命的色彩却一直不断地从画中涌出,并感染到每一位观众。

  潘皓在走访中也听到了许多感人至深的故事,“让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一位女红军,她年轻时候因为爱上了红军小伙而毅然决然的加入了革命队伍。现在她老了,丈夫也离她而去,现在她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多陪陪儿孙,可以说,她的一生只追求了一件东西,那就是爱。”

JSrSCMxbqS4p3S5e0YSi1l5Rq82X4DSladvtgidj.jpg

↑潘皓作画现场

  在追寻老红军故事,为老红军作画的过程中。潘皓更深深感觉到了这件事不仅仅是为了那些在炮火岁月中洗礼的人,也是为了让下一代去记住这段史诗。这些已被挖掘或还未被挖掘的故事中包含了出生入死,为国流血和可歌可泣的光辉历程,以及这些历程投射在他们身体语言上感人至深的人性光芒,持续不断的在他的画笔下熠熠生辉。

  历史的另外一种叙事

  今年是长征八十五周年,许多地方都在开展各式各样的纪念活动。但当下,时代氛围、媒介环境与受众审美都发生了诸多变化,尤其是近年来的文化消费主义颇有畸形发展之势,内涵轻浅化、表演偶像化之风愈演愈烈。如何在新的文化语境中讲述长征故事、传播主导话语,正面临着多重的挑战与困境。

  “现在有一些非常教条主义形式主义的宣传方式,年轻人普遍都比较反感,所以我们需要挖掘这些革命故事背后的生命印记和深层次意义,才能让新一代人了解国家的那段充满艰辛的过去和那些在战火中洗礼的英雄们。”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潘皓有着自己的忧虑和担心,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去改变这样的现状。

  潘皓的“再长征”正是通过一种别样且有视觉震撼的方式来让每一个人记得,这个国家有着这样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而在这个历史之中,又有着这样一个个鲜活的故事和曾经热血的生命。潘皓认为,无论在什么时代,红军故事的创作都需要追求精神内涵的深邃和人物塑造的真实,因此他拒绝轻浅化的创作路径。也反对偶像化的模式化表达,唯有现实主义的表达方式,才能最大程度抵达长征的精神内核。

  他的团队计划2020年前完成100幅作品向建党100年献礼,而对于他来说,除了计划安排上留给他的时间压力,更多的时间压力则来自于大部分的老红军都已是九十岁甚至一百岁以上的高龄,因此如果不抓紧去做,那日后也许就没有这个机会和条件了,同时基于种种的条件限制,找到老红军也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这件事情就算到了2020年之后,我也是会尽我的全力持之以恒的做下去,并希望在全国进行巡回展览,因为长征留下来的遗产是属于全体中国人的。对我来说能为这个国家和为这片土地挥洒热血的英雄们留下一点这样的东西不仅是对我个人而言,对我们这一代乃至下一代人理解红军这个群体都是很有意义的。”

  潘皓在某次给老红军作画时,瘦骨嶙峋的老红军被抱着缩成一团,眼睛也没法睁开,如同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但在知晓了老红军的故事之后,扑面而来的生命力涌进了潘皓的心头,甚至他感觉到身旁的不是一个垂垂老矣的人,而是一个有着革命理想的热血青年就站在他的面前述说自己的一生。此时的他只需拿着自己的画笔挥洒激情,谱写出一首属于他们的英雄赞歌。

  如果历史还有另一种叙事,那会是怎么样的?潘皓的画作或许是一种答案。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潘皓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